纽约时报: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AI)的秘密武器--中国人才

投稿

最新研究显示,在中国接受教育的科学家帮助美国公司和学校在前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现在,业界领袖担心,政治紧张局势的恶化将削弱这一优势。

纽约时报: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AI)的秘密武器--中国人才-第1张图片-中国大学排行榜

当美国国防部推出“马文计划”(Project Maven)时,它依靠的是在谷歌(Google)工作的十几名工程师组成的团队,该计划旨在通过人工智能重塑美国军事技术。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其中许多人是中国公民。

纽约时报: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AI)的秘密武器--中国人才-第2张图片-中国大学排行榜

他们说,即使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五角大楼对此也很满意。五角大楼推断,机密数据并不涉及此事,美国军方需要最有资格的人才来完成这项工作。

特朗普政府现在正着手限制中国人获得美国先进研究成果,因为美国和中国的关系达到数十年来最糟糕的地步。这让许多处于尖端人工智能领域的公司和科学家感到担忧,因为许多来自美国的开创性工作都是由中国的大脑驱动的。

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运营的智囊团MacroPolo的一项新研究估计,在去年一次著名的人工智能会议上,接受并推广的论文中,中国教育的研究人员贡献了近三分之一,比其他任何国家的研究人员都多。但调查还发现,他们大多数生活在美国,为美国公司和大学工作。

这项研究表明,它们有助于增强美国在一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领域的主导地位,这一领域可以使未来的计算机做出决策、识别面孔、找到罪犯、挑选军事目标和驾驶车辆。

在政治之外,许多人在美国学习,在那里生活得很舒适,并与美国雇主一起工作。他们现在担心学生和专业人员的流动会结束。

刚刚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毕业的中国工程师李丽萨(Lisa Li)说:“牺牲留学生是在扼杀下金蛋的鹅,它最终将摧毁美国未来的竞争力。”

中国将人工智能视为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领域。它向研究人员投入了大量资金,目的是让他们为中国公司和机构工作。

美国警惕地注意到中国的技术野心。它打击了间谍活动,并加强了美国大学和机构披露规则的执行。上个月,《纽约时报》报道说,特朗普政府计划取消与中国军队附属大学有直接关系的中国研究人员和研究生的签证。

这项研究的合著者、MacroPolo的分析师马特•希恩(Matt Sheehan)说,广泛阻碍中国人才的努力可能会削弱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地位。

希恩说:“这些人是中国最聪明的人,他们选择为美国研究实验室工作,教美国学生,帮助建立美国公司。”。“如果美国不再欢迎这些顶尖研究人员,北京将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回来。”

MacroPolo查阅了去年在神经信息处理系统会议上发表的论文样本。众所周知,NeurIPS关注的是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理论进展,这些都是人工智能的最新发展。研究发现,超过一半的论文是由美国作家撰写的。

智囊团还调查了作者在哪里上学。调查发现,近30%的学生在中国的大学里攻读本科学位,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但超过一半的人继续在美国学习、工作和生活。

中国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在美国可能有更多的机会。MacroPolo发现,作者最喜欢的房子包括谷歌、斯坦福、卡内基梅隆、麻省理工学院和微软研究院。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是中国最好的两所大学,是前25名中唯一的中国院校。

多项研究表明,在美国学习人工智能的中国人可能会继续留在美国。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到2018年,10名完成博士学位的学生中有9人在毕业后至少呆了5年。

这些数字没有下降的迹象,但一些组织说,最近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开始影响人才流动。

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知名研究实验室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Allen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首席执行官奥伦·埃齐奥尼(Oren Etzioni)说:“我对政府的所作所为感到恐惧,中国研究人员的申请数量已经大幅减少。“在人们说‘我不想尝试’之前,你能把他们推出门外,设置障碍多少次?”

中国出生的研究人员是美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常客。前微软研究员、现任对冲基金Citadel首席人工智能官的李登(Li Deng)帮助重塑了智能手机和咖啡桌数字助理上使用的语音识别技术。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教授李飞飞(Fei Fei Li)在谷歌工作了不到两年,他帮助推动了计算机视觉(computer vision)的一场革命,这是一门让软件识别物体的科学。

在谷歌,李书福帮助监督了谷歌团队,该团队致力于五角大楼的Maven项目。两年前,谷歌拒绝续签五角大楼的合同,此前一些员工抗议该公司与军方有牵连。谷歌团队致力于构建一种技术,可以自动识别无人机拍摄的视频片段中的车辆、建筑物和其他物体。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春季,该团队的大约12名研究人员中,至少有5人是中国人。

一定数量的政府限制是自然的。五角大楼通常禁止敌对外国势力的公民从事机密项目。中国在美国进行工业间谍活动的历史也很长。

业内人士认为,人工智能与众不同。研究人员通常会公布他们的发现,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所以,这个行业寻找的不是知识产权,而是进行研究的头脑。

旧金山著名实验室OpenAI的政策主管、人工智能指数(AI Index)的联合主席杰克•克拉克(Jack Clark)说:“对于大多数人工智能基础研究而言,关键的进展因素是人,而不是算法。”。

“有很多开源技术可以供研究人员使用,但相对而言,很少有研究人员拥有能够带来领域变革性进展的长期特殊议程。”

著名华裔研究员、合法美国居民陈彼得(Peter Chen)表示,政府进一步打击可能会伤害整个社区的公司,包括他的初创公司,一家名为协变人工智能总部设在加州伯克利。

他说:“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就会有我们找不到的人。”。“这肯定会影响我们的人才招聘能力。”

对许多中国学生来说,决定留下还是离开,更多的是个人因素,而不是政治因素。前谷歌员工罗伯特•严(Robert Yan)回到中国,在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工作。海湾地区不适合他。他讨厌开车,错过了中国菜。作为一个上海人,他认为自己的家乡文化可以更快地发展。

尽管如此,严说,他在美国的中国同事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选择回家。他说,对于那些希望从事高端理论研究的企业来说,许多中国企业仍然不是最好的地方。

严说:“与谷歌相比,我现在的自由度要少得多。“在创业公司,你需要有理由完成每一项任务。我们在追求效率。这不利于做事,因为你很好奇。”

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生,帮助组织了一个支持外国学生进入美国的请愿书。她更喜欢住在美国,部分原因是中国的科技行业充斥着性别歧视。(纽约时报原文翻译,观点不代表投稿者立场)